Before approaching the platform she often said this prayer revealed by Bahá’u’lláh:

Praise be to Thee, O my God! Thou hast guided me to the horizon of Thy Manifestation and made me known through Thy Name!

I beg of Thee, by the radiant light of Thy gifts and by the waves of Thy beneficence, to endow my utterance with inspiration from the traces of Thy Supreme Pen that it may attract the realities of all things.

Verily, Thou art the One Who is powerful in all that He wills by His Word, the mighty, the wonderful!

--

--

当光线回到太阳时,它就化为乌有;

当水滴归于大海时,它就消失不 见;

而当真爱者找到他所钟爱者时,他就交出自己的灵魂。

一个人踏入献身阶段之前,他得不到任何恩宠;

这个献身阶段就是舍己的境界,到那时,充满生机的上帝之光才能照耀。

--

--

一個人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是他或她為巴哈歐拉服務的一個要素:對父母的愛和尊重、對自己的教育的追求、健康的培養、獲得貿易或職業, 對他人的舉止和對高尚道德標準的堅持、自己的婚姻和子女的撫養;一個人在傳授信仰和建立巴哈伊社區力量方面的活動。 . .尤其重要的是,每天花時間閱讀聖作並誦念義務祈禱文,這是增強靈性力量、理解力和對上帝的依戀的源泉。

一個是每個巴哈伊都有責任為信仰的推廣服務,另一個是每個靈魂都應該從事某種有益於社會的職業。巴哈歐拉在他的一篇書簡中說,當今超脫的最高形式是從事某種職業並自給自足。因此,一位優秀的巴哈伊是這樣安排自己的生活,以便將時間既用於物質需求又用於服務聖道的人。

當他的生活以服務巴哈歐拉為導向,當每一個有意識的行為都在這個參照系內進行時,他就一定會實現他人生的真正目的

‘阿博都-巴哈說,’人發自內心的所有努力都是崇拜,如果它是由最高的動機和為人類服務的意願所推動的。這就是崇拜:為人類服務,滿足人民的需要。服務就是祈禱。

巴孛一到賈迪,就穿上朝聖者的裝束,騎上駱駝,啟程前往麥加[完成他的朝聖]。然而,儘管他的主人一再表達了他的願望,但庫杜斯還是更願意步行陪伴他從賈迪到那座聖城。他手裡握著巴孛所騎的駱駝韁繩,快樂而虔誠地走著,滿足他主人的需要,對他艱苦跋涉的疲勞完全漠不關心。每天晚上,從黃昏到黎明,庫杜斯都會犧牲舒適和睡眠,繼續不放鬆警惕地看著他的愛人,準備滿足他的需要,並確保他的保護和安全。

有許多關於心愛的格蕾絲·羅巴特斯·奧伯 (Grace Robarts Ober) 的故事,她多年來將她生命中的每一刻都奉獻給了我們光榮的事業。而這次經歷,她覺得,是“第一步” — — 用她的話來說,讓她踏上了這條道路。

格蕾絲是由早期獻身的靈魂 Lua Getzinger 介紹給聖道的,Grace立刻認出了巴哈歐拉並成為了巴哈伊。不久之後,Lua來到Grace那裡,告訴她阿博都-巴哈很快就要到紐約了,Lua,被祂要求去芝加哥並準備一個地方,以便祂到那個城市做停留。 Grace 願意和 Lua 一起去芝加哥並幫助準備嗎?Grace當然會!於是,他們一起從洛杉磯來到芝加哥,找到了合適的公寓,準備好了,最終,阿博都巴哈來到了那裡。

當他在芝加哥的逗留快要結束時,突然有一天早上,Grace意識到又將回到她以往死氣沉沉的生活中,並離開這她一起跟Lua 幫助打掃房子時一直生活在清晰而光彩奪目的榮耀裡。教長。所以她去見阿博都巴哈,懇求他回到紐約後,她也可以幫助那個家庭,就像她在芝加哥有幸做的那樣。 ‘阿博都-巴哈非常仔細地看著她說:“Greece(他對格蕾絲的愛稱)Greece,你確定要為我服務嗎?” Grace非常熱情地說:“哦,是的!比世界上其他任何東西都重要!”阿博都-巴哈沒有回答,而是走開了。第二天早上,這一幕再次上演。第三天早上,Grace瘋狂地意識到這是他離開去更遠的西部之前的最後一個早晨,第三次去找他 — — 這一次他變得非常嚴厲。你確定要為我服務嗎?Grace被她的嚴厲嚇了一跳,但她沒有動搖。 “是的,我非常確定。”於是他點了點頭。 “好,去吧,整頓裝備,我們在紐約見。”喜氣洋洋,容光煥發,Grace解決了她的“裝備”(affairs) — — 包括轉租她夏天在格林納克租的一間小屋,並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然後,她腳上長著翅膀,去了紐約。 Lua 已經在那裡,他們一起為阿博都-巴哈的回歸做準備。這一天來了。許多巴哈伊去見他,儘管Lua和Grace留在家裡迎接他。門開了,他進來了。他熱情地歡迎了Lua,像完全陌生的人一樣看了Grace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Grace驚呆了,震驚了。他認不出了她嗎?他忘記她了嗎?她是不是誤解了來紐約的承諾?或者她讓他不高興,這是懲罰嗎?不管是什麼,它都沒有鬆懈。在隨後的所有日子裡,阿博都巴哈從未通過言語或眼神表明他以任何方式認出了她 — — 除了讓她去工作。只要她一整天放鬆下來,就會立即通過 Lua 得到消息,讓她更加努力地完成一些新任務。她在那個家里工作到午夜 — — 打掃衛生、做飯、擦洗,然後她會在早上五點起床重新開始。她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工作而阿博都-巴哈完全無視她。如果他們有機會見面,他會拉開他的長袍讓她通過,他的目光會穿過她,好像她不在那裡一樣。終於有一天,阿博都-巴哈的電影將在布魯克林霍華德·麥克納特 (Howard MacNutt) 的家中被接管。Grace疲倦地想,“至少我會被包括在內,因為家裡的每個人都要去。”但是,就在幾車人預定離開前一小時,Lua來到Grace面前說,阿博都-巴哈覺得應該有人留在家裡迎接當天早上期待的兩位女士,Grace將成為留下來的人。所以當汽車離開時 — — Grace站在赤褐色石階的頂端,看著它們離開。說完,她轉身走進了空蕩蕩的屋子。她在那里站了一會兒,與孤寂、被遺棄和孤獨的感覺戰鬥著,然後她想起了那天早上送來的白玫瑰,因為它們每天都送到阿博都-巴哈的房間。在這些可怕的日子裡,Grace的一個亮點是她每天早上都會​​安排這些玫瑰。於是,她懷裡抱著長長的花束,爬上阿博都-巴哈在屋子頂上的房間,這是祂希望去的地方。她到達了第三層樓的頂部 — — 發現門不僅關上了,而且還對著她鎖上了。而且它之前總是敞開著!

對Grace來說,這是最後一根稻草。被這幾天所有的傷害和困惑感所淹沒,她倒在地板上哭了起來。倒下的玫瑰散落在她的身邊。終於,啜泣聲消失了,她的眼淚也流了下來,精疲力竭的她拿起玫瑰花回到了樓下。期待中的女士們沒有到,也還沒到。但是Grace — — 現在已經過了中午 — — 餓了。於是,她下樓去廚房拿東西吃。在那棟每天養活幾十人的房子裡,除了一個雞蛋和阿博都-巴哈的麵包盒裡剩下的一小塊麵包之外,什麼都沒剩下。 (這個麵包是一位波斯信徒特別為祂烤的,他懇求參加這次旅行,只是為了為阿博都-巴哈準備食物)。所以Grace自己煮了一個雞蛋,然後把她的一小部分麵包放在盤子裡。她把雞蛋放在一個雞蛋杯裡,敲碎了殼 — — 雞蛋壞得在她的臉上爆炸了。她清理了爛攤子,回到了她剩下的麵包上。而且,當她把麵包弄碎,一塊一塊地吃著時,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 — 幸運的是,她正在吃阿博都-巴哈桌上的生命麵包屑。當祈禱的精神開始佔據她時,她開始吃得更慢。不久之後,這家人從布魯克林回來了 — — 那天晚上,Lua來到Grace面前說:“教長讓我告訴你,他知道你哭了。”這是Grace第一次意識到所有這些可怕的經歷可能是有原因的,有pattern的。而且如果這是真的,她必須找出原因。於是她上到她的房間為這件事禱告。祈求光明、智慧和無私的理解。當她祈禱時,她聽到一個小小的聲音說:“你擦垃圾桶時和整理玫瑰花一樣開心嗎?”她突然意識到什麼是真正的服務精神。無論服務採取何種形式,都可以在提供服務中獲得無私的喜悅。當這個真理席捲她、籠罩她、照亮她時,門開了,阿博都-巴哈走進了房間。他的雙臂張開;他親愛的臉龐變得光彩照人。 “歡迎!”他對Grace喊道:“歡迎來到王國!”而他緊緊的抱住她,深深的擁抱著她。他再也沒有離開她。

--

--

愛是天國仁慈之靈光,是聖靈復活人類靈魂之永久氣息。愛是上帝向人類啟示之因,是配合神聖愛是保證人們今生與來世都能得到真正幸福的唯一手段。 愛是黑暗中的指路明燈,是將上帝與人聯繫在一起的生動紐帶。它確保每愛是統治這個偉大的神聖週期的至大律法,是把這個物質世界的各種元素結合在一起的獨一無二的力量,是引導天體運行的最巨大的磁力。 愛是可靠而無限的力量揭示了宇宙的潛在奧秘。 愛是人類美麗身軀的生氣,是這人世間真正文明的創建者,它給予具有崇高目標的每個種族和民族以不朽的榮耀 在每一個啟示期,都有關於情誼與友愛的誡命,但過去它只限於同類人組成的社會團體,並不包括持不同意見的反對者。然而,讚美歸於上帝,在這令人驚嘆的時代裡,上帝的這些誡命不受限定,它們適用於任何一個集團的人。也就是說,所有的朋友都已奉命向世界上的每一個社會團體表示友愛、體貼、慷慨與慈愛。(google翻譯) 如果有人向你們挑釁,就設法和他交朋友;如果有人傷了你們的心,要成為治療他傷痛的藥膏;如果有人嘲弄你們,要以仁愛之心對待他。如果有人責難你們,你們反要讚揚他;如果他給你們致命的毒藥,就用上等的蜂蜜與之交換;如果他威脅你們的生命,就給他一劑能永遠治愈他的靈丹。如果他使你痛苦,你們反使他寬慰;如果他蠻不講理,你們反要成為他的玫瑰和芳草。你們的言行或許會使這黑暗的世界最終變得光明;這灰塵瀰漫的世界變得聖潔美好,這惡魔似的牢獄變成主的王宮——如此,戰爭和衝突就將一去不返,而愛和信任則樹立於世界的頂峰之上。這就是上帝忠告的實質;總而言之,這就是巴哈啟示期的教義。

愛是天國仁慈之靈光,是聖靈復活人類靈魂之永久氣息。愛是上帝向人類啟示之因,是配合神聖愛是保證人們今生與來世都能得到真正幸福的唯一手段。
愛是黑暗中的指路明燈,是將上帝與人聯繫在一起的生動紐帶。它確保每愛是統治這個偉大的神聖週期的至大律法,是把這個物質世界的各種元素結合在一起的獨一無二的力量,是引導天體運行的最巨大的磁力。
愛是可靠而無限的力量揭示了宇宙的潛在奧秘。
愛是人類美麗身軀的生氣,是這人世間真正文明的創建者,它給予具有崇高目標的每個種族和民族以不朽的榮耀
在每一個啟示期,都有關於情誼與友愛的誡命,但過去它只限於同類人組成的社會團體,並不包括持不同意見的反對者。然而,讚美歸於上帝,在這令人驚嘆的時代裡,上帝的這些誡命不受限定,它們適用於任何一個集團的人。也就是說,所有的朋友都已奉命向世界上的每一個社會團體表示友愛、體貼、慷慨與慈愛。(google翻譯)如果有人向你們挑釁,就設法和他交朋友;如果有人傷了你們的心,要成為治療他傷痛的藥膏;如果有人嘲弄你們,要以仁愛之心對待他。如果有人責難你們,你們反要讚揚他;如果他給你們致命的毒藥,就用上等的蜂蜜與之交換;如果他威脅你們的生命,就給他一劑能永遠治愈他的靈丹。如果他使你痛苦,你們反使他寬慰;如果他蠻不講理,你們反要成為他的玫瑰和芳草。你們的言行或許會使這黑暗的世界最終變得光明;這灰塵瀰漫的世界變得聖潔美好,這惡魔似的牢獄變成主的王宮——如此,戰爭和衝突就將一去不返,而愛和信任則樹立於世界的頂峰之上。這就是上帝忠告的實質;總而言之,這就是巴哈啟示期的教義。

--

--

阿尼絲·賴德奧特在《巴哈伊雜誌》上報導了如下故事: “阿博都-巴哈在美國的最後幾天,我有幸也在紐約。我一直想問阿博都-巴哈一個問題,但害怕祂的答案是‘我必須與人交流’, 因此猶豫不決。終於在最後一天,幾乎是我臨走前的最後一刻, 我決定不能再猶豫了。那天,我來到了祂的尊前,祂立刻問道: ‘有問題嗎?’我馬上說出了這個問題:‘分享巴哈伊天啟的最 好方法是什麼?’ “阿博都-巴哈的臉變得嚴肅起來,祂大聲地回答說: “‘首先,要培養對靈性的渴望,之後才是好好生活!好好生活!好好生活!培養這種渴望的方法是思考來世。學習聖言,研讀聖經和聖書,特別是巴哈歐拉的神聖話語;祈禱和冥想,務必在這兩方面花很多時間。這樣,你才能感受到這種巨大的渴望,從而開始好好生活。 “‘要想好好生活,你必須成為仁慈的人,做到至純,絕對真誠,過著完美的道德生活。

“‘你的鄰居生病或有麻煩了,就去看望他們,為他們服務,盡力讓他們看到,你是渴望為他們服務的。

“‘周濟窮人,奉獻你的所有。滿足於上帝命定你的位置。 忠實地照料祂託付於你的人,千萬不可動搖 — — 要在生活中顯示你的與眾不同,讓所有人都看到並說:“這個人有什麼我所沒有的?” “‘要告訴這個世界,儘管你遭受極度痛苦、貧窮和疾病, 你仍擁有某些東西,它們給你帶來舒適、力量和寧靜,你很幸福 和安寧,滿足於生活中的一切。 “‘這樣,當你告訴他們這些東西是什麼,他們也會想要, 而不再需要你去傳導。’”127

--

--

光的世界

阿博都-巴哈的頭髮像雪一樣的白,大大的灰藍色的眼睛,長長的黑睫毛。祂的面容非常和善,當祂看著你的時候,你能感到你是祂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

每個見到阿博都-巴哈的人都有這種感覺,約翰也不例外。

約翰長得高大魁梧,他住在美國。一次,他和阿博都-巴哈單獨在車裡,阿博都-巴哈把自己的頭枕在約 翰的肩上就入睡了。約翰坐在位子上一動也不動,像小老鼠一樣安靜,就這麼坐著一直到火車停下。

阿博都-巴哈回到遠離美國的海法後,有一天,祂寫信給約翰,說祂渴望見到約翰。約翰馬上趕到海 法。幾天以後,阿博都-巴哈就逝世了,祂的靈魂離開了這個世界,與巴哈歐拉一起待在光的世界裡。

阿博都-巴哈的妹妹握著約翰的手,將他領到緊挨著阿博都-巴哈遺體的一個座位上。那天晚上,他們倆在阿博都-巴哈的房間裡一起祈禱了很長時間。

後來,約翰幫忙把靈柩抬到小山上巴孛的陵殿。他的肩上扛著靈柩,這讓他回憶起很久以前,阿博都巴哈將頭靠在自己的肩上入睡的情形。

--

--

One evening, an elderly Cherokee brave told his grandson about a battle that goes on inside people.

He said “my son, the battle is between two ‘wolves’ inside us all. One is evil. It is anger, envy, jealousy, sorrow, regret, greed, arrogance, self-pity, guilt, resentment, inferiority, lies, false pride, superiority, and ego.

The other is good. It is joy, peace love, hope serenity, humility, kindness, benevolence, empathy, generosity, truth, compassion and faith.”

The grandson though about it for a minute and then asked

his grandfather:

“Which wolf wins?…”

The old Cherokee simply replied, “the one that you feed”

一天晚上,一位切諾基老人勇敢地告訴他的孫子,一場內心深處的戰鬥正在進行。

他說:“我的孩子,這場戰鬥是我們所有人裡面的兩隻'狼'之間的戰鬥。一個是邪惡的, 它有憤怒,嫉妒,妒忌,悲傷,沮喪,貪婪,傲慢,自哀自憐,內疚,怨恨,自卑,謊言,狂妄自大,優越感和自我。

另一個很好。這是快樂,和平的愛,希望的寧靜,謙卑,友善,仁慈,同理心,慷慨,真理,同情心和信念。”

孫子雖然想了一下然後問 他的祖父:

“哪隻狼獲勝?...”

老切諾基簡單地回答說,“你餵養的那隻”

--

--

教長訪問紐約時,有一天去了中央公園,在自然歷史博物館參觀了幾小時後,祂來到樹下休息。一位上了年紀的熱心的看門人問:「你休息完後還回去嗎?還有一些化石和鳥類。」阿博都巴哈笑著回答,「不,我已厭倦了四處瀏覽這個世界的東西。我想到上面去旅行,看一看靈性的世界,你覺得怎麼樣?」看門人搔了搔他的頭,他被弄糊塗了。教長接著問,「物質世界與靈性世界中,你更願意擁有哪一個?」「我想是物質世界。」「但,」阿博都巴哈繼續道。「當你獲得靈性世界時並不會失去物質世界,你在一座房子裡上了樓並沒有讓你離開那座房子,你已超越了較低那層。」這時,那位老人似乎突然看見了光明。

今天,人類正日勝一日地關心「生活品質」。阿博都巴哈對其精神和物質層面都同樣倍加關注。祂知道,隨著人類精神生活品質的提高,他們的物質生活品質也會提高-外部世界會影響人的內在宇宙。祂完全清醒地知道我們確實正處在「從自我到上帝的精神旅程中」。祂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意識到這個重要事實,那麼他們就能夠在今生和來世真正地發掘他們的實際潛力。

--

--

艾微-密斯塔法

艾微-密斯塔法

在你的心田裡只種愛的玫瑰,不要栽種其他的